1. <form id='361933'></form>
        <bdo id='174982'><sup id='500318'><div id='188671'><bdo id='452143'></bdo></div></sup></bdo>

          • 南京代孕

            2018-08-16 10:50:31 来源:百度宝宝知道

            南京代孕_【电/薇V信:130w5122w8888】-【AA69助孕网】-█2004年成立█国内首家专业性公司█成熟的流程体系█放心的选择!



              原标题:真凶已获刑,河南农民所涉命案发回重审21年后拟开庭又推迟

              河南商丘夏邑县农民张玉玺等了21年的“开庭审理”,庭前会议后被临时取消。

              8月13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张玉玺及其代理律师徐昕处获悉,因13日庭前会议上律师提出非法证据排除及管辖权异议,合议庭认为需调查核实及向上级法院汇报,遂决定14日庭审取消,下次庭前会议和开庭时间另行通知。

              张玉玺案于1997年被商丘中院发回重审后,一直未开庭。其间,2001年,夏邑法院另案作出判决,认定另一人是打死张玉玺案涉及的被害人的凶手,之后张玉玺被取保候审。

              今年8月6日,张玉玺终于收到了河南省夏邑县法院的传票。

              26年前的夏天,张玉玺卷入了一起邻里斗殴纠纷,对方一人在该次打架中死亡,他随后被抓。

              1997年,夏邑县人民法院认定张玉玺同他的堂兄弟等人手持铁叉和棍棒击打在受害人的额顶部,致使受害人当即倒地昏迷,经抢救无效死亡,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

              一审判决后,张玉玺不服并提出上诉。1997年10月28日,商丘中院二审裁定,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玺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就在此案发回重审前6天,1997年10月12日,参与打架的张胜利与张叶在浙江海宁被公安机关抓获。

              张胜利和张叶被捕归案四年后,夏邑县法院于2001年7月一审认定张玉玺的堂弟张胜利是凶手,并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处张胜利有期徒刑13年,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张叶有期徒刑3年。

              彼时,夏邑县人民法院做出的结论是:“在斗殴过程中,被告人张胜利持木棍猛击张公社之父张超明的头部、致其颅骨粉碎性骨折,经抢救无效死亡。被告人张叶持木棍将张公社头打伤后,开支医药费3800元。”

              随后的2001年9月,已遭羁押9年的张玉玺被取保候审。从1997年商丘中院将该案发回重审至今,已过去21年,该案却迟迟没有审理。

              2016年6月,张玉玺因上述原因向夏邑县法院申请国家赔偿,但该院立案后至今未作出决定。

              该案经媒体报道,引发广泛关注。直到2018年7月,第一次取保候审过去17年后,张玉玺再次收到了夏邑法院发出的限期为12个月的取保候审通知书。

              8月6日,他收到了河南省夏邑县人民法院的传票,告知他案件将于于8月14日开庭审理。而开庭前一天,会召开庭前会议。

              2018年8月13日下午,原定开庭日期的前一天,张玉玺和他的两位辩护律师徐昕、郑晓静参加了庭前会议。

              徐昕告诉澎湃新闻,到庭后他发现,被害人张超明家属的诉讼代理人亦出席了庭前会议。

              徐昕称,被害人家属的代理人认为此案应由商丘中院处理,而非在夏邑县法院开庭。徐昕则认为,由于张玉玺提出了针对此案的国家赔偿要求,夏邑县法院就成了国家赔偿可能的义务人,与此案存在直接的利害关系,更合理的选择是报请河南高级院指定异地管辖。不过,徐昕称,他的这一建议被夏邑县法院驳回。

              此外,被害人家属的代理人提出了参与张玉玺案庭审的诉求。

              除了涉及案件管辖权的分歧,庭前会议上,徐昕还申请了对相关询问笔录进行非法证据排除。徐昕称,夏邑县法院回应需要进行核实。

              在庭前会上,徐昕和张玉玺的另一位辩护律师郑晓静还提交了多份新证据,欲证明张玉玺与张超明死亡一案并没有直接关系。

              徐昕告诉澎湃新闻,根据2001年生效的对张胜利、张叶的两份一审判决书,张超明一案已经有明确的责任人,且二人均已获刑,这也就意味着张玉玺和张超明死亡一案没有关系。徐昕因此在庭前会议上称,基于张胜利、张叶已被法院宣判为张超明死亡的直接责任人,对张玉玺的起诉便不能成立。徐昕认为,上述生效的判决还附带了民事判决。“被害人一方的诉权在判决作出之后,在这样一个案件中就已经消耗了。” 

              律师郑晓静称,最后合议庭决定,鉴于被告人提出非法证据排除,需调查核实;提出管辖权异议,提出报请上级法院指定管辖权,需向上级法院汇报,14日庭审取消,下次庭前会议和开庭时间另行通知。

              8月14日,澎湃新闻致电夏邑法院负责此案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暂不接受采访。

              澎湃新闻:你原先对本次庭审有怎样的预期?

              张玉玺:接到传票后,准备的过程中我就很期待这一次开庭。现在导致没开庭,各方面的因素都有吧,律师和对方被害人那边没有达成一致。

              澎湃新闻:之前有没有预料到没开庭这件事?

              张玉玺:没有,我已经等了21年了,结果就很遗憾没有开庭。

              澎湃新闻:现在回顾当年的事件,你觉得自己有没有过错?

              张玉玺:我觉得没有任何过错,我当时被人打伤,人(张超明)是在外面被他们用铁棒砸死的,关我什么事。

              澎湃新闻:这个案子给你的家庭带来了什么变化?

              张玉玺:我的房子被扒了,地被占用了,我二三十年了都没回家,也不敢回家,他们见到我们家人就又骂又打的,我觉得这一点上,我太委屈了。我父亲为了我这个事情,去县里催,中间又花了九年十年的时间。

              澎湃新闻:现在庭审取消了,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张玉玺:我想让我的律师再帮帮我,看看能不能尽快开庭,只要不受到外界的因素干预司法,我相信法院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的。对这个案子,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的。

            责任编辑:桂强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